没有公告

网站首页|闲情偶得|笔墨沙场|初中杂记|小学稚语|爸妈记录|快乐旅行|好书推荐|雁过留声|管理登录
您现在的位置: 心声鸣响 >> 文章中心 >> 笔墨沙场 >> 正文
(创新杯全国二等奖)答案在风中飘荡
作者:韩琪桐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数:524 更新时间:2018-1-14 19:58:49
    我深受困扰。这困扰藏在夜色的角落。在明朗的白天,你大可以将它挥之而去,不去注意它凝滞的阴影。但一旦黑夜的枷锁爬上你的肘臂,当你不得不将心绪暴露在寂静的空气,它们乘虚而入,钻入你的双耳。尖叫与私语,劈开你的大脑。
    它们嘲笑着、叫嚷着:“你是如此的失败!你所作所为有何正确可言?你那些自以为聪明的言论不过是愚人的妄言,你做的种种不过是旁人饭后的谈资......”我听着,想要反驳。但空气叫人喉咙干涩。反驳什么呢?我所做的,我所信仰的,在黑夜时蠢蠢欲动,嘲弄着。我终于张开了口,质问:“到底怎么做才是对的?到底有没有一个标度让我奉命唯谨,让旁人、让后人对我无可指摘?”
    刺穿耳膜的尖叫突然沉默了。我与黑暗相对无言。夜风裹挟着寒气混乱了屋里的宁静,它不会告诉我答案,它从历史的激流升腾而起,从公元前吹来。我听到了呐喊,来自风里。我静静地听,夜晚也静静地听。
    我听到愁苦的叹息声,它们沉重地敲击着牢狱的围栏,却只发出“叮咚”的脆响,引起牢里人的战栗。我认识他,罗伯斯庇尔——雅各宾派的领导者,在人民的欢呼声站到高高的演讲台上,又在断头台的血浪中湮没。但打倒他的从来不是轰然落下的屠刀,也不是死神的利刃,是人民,是将他推举而出的人民。此时牢里的人必定痛苦不堪。他自称不可腐蚀者,想做一个纯粹的人,但奉行一生的准则却拉开了席卷法国的死亡帷幕。人们总是说应该坚持自己的理想,要做一个坚守原则的人,我信以为真。但如今坚守者会死去,死在自己的坚守和别人的唇舌中。
    我听到愤怒的哀嚎。行刑台上,尖刀在刺眼的光下反射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光,从外层的皮肤开始,刺入血肉,挑开血管,然后柔软的皮肉就落在台上,血腥气刺激了观众,引来台下一阵如雷的欢呼。那是袁崇焕,在凌迟的刀下。报国之情未酬,杀身之祸反至。若是他确实叛国不说,倘若没有,又是多么令人可悲可叹!他想做一个勇往直前不怕阻挠的人,但他对现实的挑战成了割入皮血的刀、穿透了他的铠甲,他的肉体也曾风华正茂,最终却成为愤怒民众口下的食物。
    路易十六,我猜到会听到他。将三色花别上帽檐,在暴民的火枪下宣读屈服的誓言,在监牢下辗转,最后首级分离在自己改进的断头台下。我不是为谁辩驳,荒唐和软弱是他头顶的高帽,令人无法忽略。可是在锈蚀已经侵入残损国家的血脉时,他又做错了什么不可宽恕的事呢?代表着皇权,他也想坚持下来,但革命者的呼声,最终拉上了他生命的帷幕。
    我听着,仿佛看到了无数张脸,痛苦的,悲伤的,无奈的,沉默的……他们从四面八方涌来,他们的嘴一张一合,他们尖锐的声音刺破虚假的天幕。他们来回重复着:“给我答案!给我答案!”
   “淮阴,王也,受械于陈;彭越、张敖,南面称孤,系狱抵罪;绛侯诛诸吕,权倾五伯,囚于请室;魏其,大将也,衣赭衣,关三木……”我想起了司马迁声泪俱下的谴责,这些人,谁不是坚持着自我的正道,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扬名青史,但纷至杳来的是什么?骂名与痛斥!囚禁与杀戮!
    天色昏暗,风声徘徊不去,凄厉的嚎哭。到底要如何是好?难道唯有默默无名者才能免于后世的唇舌?而激愤而起、特立独行者难免被时代挂上恶人的名号,在一代代人流中泼上脏水?
    我……不相信……但答案,在哪里?
    安静了许久的阴影此时沙哑地笑着。不会的。我听到了低语声。“不会的,答案在风里。”
    人总会死去,一代代的,或许明智或许愚蠢。但风不会停息,那从太平洋上卷起的风见证着沿岸的生生死死。它们带着先民的歌声、带着稻花的香、带着油烟和机器的轰鸣、带着碘仿、炸薯条和恐惧、带着雾霾……吹到未来的某个晚上,吹拂在某个深夜难眠的人的脸上,诉说,低语,讲述过往的种种。
    北岛说相信未来人的眼睛,我相信从古至今的风,当过往都清晰地呈现在眼前,所有的对与错,爱与恨,轻信和误解,一定会解开,人们会冷静地评说功与过,用尊敬和温柔的眼神。
    我打开窗户闭上了眼,吹吧!吹吧!吹去不堪一击的阴霾!吹去历史的尘土,吹亮人的心灵。只要这世上还有风,这信念就不会消失!因为答案会在风中,吹到每个人的心里。
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【字体: 】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   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管理登录 |